康生文革批上将陈再道:重演张国焘叛变中央

2012-04-13 14:24 来源:人民网

\  

1958年,陈再道和毛泽东主席在—起。(资料图)


  本文节选自《“文化大革命”期间的陈再道》一文,全文原载于《党史纵览》2005年第2期


  武汉地区的造反派之所以这么嚣张,直到“四人帮”垮台之后,陈再道才知道事情的内幕。原来是林彪、江青等人,通过军内外的各种渠道,特别是由北京南下的造反派从中不断进行策划、操纵的结果。早在军委召开扩大会议的时候,林彪就多次向吴法宪等人交代:“要把军队一小撮不好的人,都揪出来烧掉。”哪些是林彪所说的“不好的人”呢?吴法宪等人作为林彪的亲信,当然一听便心领神会了。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吴法宪首先看准了武汉军区空军,先后多次给武汉军区空军副司令员刘丰打电话,让武汉空军在大是大非面前一定要独立思考,不要听大军区的,不要跟武汉军区跑。江青等人也通过中央文革操纵武汉局势。在这种局势下,武汉地区两派之间的冲突加剧了,武斗逐步升级。但此时中央文革小组却倒打一耙,把武斗的责任归罪于“百万雄师”和武汉军区。6月26日,在康生的授意下,中央文革小组办事组和全军文革小组办公室给武汉军区发来的一份电报,严厉指责了武汉军区和“百万雄师”,希望武汉造反派大胆地干,大胆地杀向社会。


  毛泽东对陈再道是信任的,他对周恩来说:走,到武汉去,保陈再道去。”


  按照6月26日中央文革小组办事组和全军文革小组办公室的电报“将请武汉军区和各派群众组织的代表来京汇报”的精神,陈再道与武汉军区领导同志经过研究,立即让各派群众组织选出了代表,军区也确定了赴京人员名单,很快做好了赴京汇报的准备工作。


  7月10日左右,周恩来给陈再道打来电话,说各派群众组织的代表,可以不到北京来了,我们要到武汉去,在武汉解决问题。在电话中,周恩来还指示,毛主席可能要到武汉游泳,要他们做好准备。接完电话,陈再道等人立即着手进行准备。


  14日晚9时许,毛泽东的专列停靠在武昌车站。站台上赫然贴着几条大标语:“打倒陈再道!”陈再道不倒,中南不太平。”毛泽东看后摇了摇头,对随行的代总参谋长杨成武说:工人阶级内部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为什么不能联合起来?”毛泽东来武汉后,住在东湖宾馆的梅岭一号,周恩来住在百花一号,谢富治和王力则住在百花二号。毛泽东等到达武汉,知道的人只有陈再道等少数军区领导,属绝密行动。由于东湖宾馆的服务人员分成两派,这使陈再道对毛泽东的安全十分担心。为了工作方便和在安全方面不出意外,陈再道和钟汉华经过商量,也搬到了东湖宾馆乙所,以随时处理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


  7月15日和16日的两个上午,毛泽东在听取谢富治、王力关于武汉问题的汇报后,最后指示:要给“工人总部”平反;“百万雄师”是群众组织,让谢富治、王力派出专人,做好他们的工作。军区对两派都要支持。陈再道支持造反派,造反派会拥护陈再道。并让周恩来在武汉多留几天,做好武汉军区的工作。


  7月15日到7月18日,周恩来每天下午召集武汉军区的领导同志及驻武汉部队师以上“支左”单位负责人开会,听取武汉地区“支左”情况汇报。为了保陈再道,周恩来苦口婆心地劝他说,“文化大革命”是史无前例的,没有经验,因此犯了错误。错了就检查,就改正,改了就好。”听了周恩来的讲话,陈再道深受感动。


  7月18日晚,周恩来带领陈再道和钟汉华来到了毛泽东的住地梅岭一号。一见陈、钟二人,毛泽东起身和他们一一握手,问:你们怎么样呀?武汉的形势还不错嘛!”“我们不承认犯了方向路线错误。”陈再道是个直性子,有点想不通。“方向路线错误怕什么?现在他们一提就是方向路线错误,都是方向路线错误。”毛泽东笑着解释说。听毛泽东这么一说,陈再道沉重的心情轻松了许多,赶忙表态:要是犯了方向路线错误,我们马上开大会检查。”毛泽东对陈再道说:他们要打倒你们,我要他们做工作,要做到不仅不打倒你们,而且要做到拥护你们为止。”


  大约到十点钟左右,陈、钟起身告别,毛泽东很客气地把他们送到走廊上。这时,正巧遇到几位服务人员站在走廊里。毛泽东一看见他们,就把他们招呼过来了,要他们同陈、钟握手。毛泽东笑着对他们说:“再不能打倒你们的司令了吧?我是不打倒他的。”接着,毛泽东又对陈再道说:他们要打倒你,我要他们不打倒你!”

© 环球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