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首发】移动手机阅读首发严歌苓《毕业歌》

2013-12-19 16:35 来源:环球网

       (环球网12月19日讯 段晓倩报道)12月18日上午,环球网新近引入的图书、著名华人作家严歌苓的最新文学作品——《毕业歌》在中国移动手机阅读独家首发。(移动用户编辑短信“搜毕业歌”发送到10658080或手机登陆http://wap.cmread.com/iread/m/D00006I3,手机也能随时随地看《毕业歌》)

\

(《毕业歌》 严歌苓 著  江苏文艺出版社  2013.12)

 

       近年来,严歌苓一直萦怀于对自身家族史的探寻,2011年的《陆犯焉识》是以其祖父为原型,讲述了一个男人回家的故事;2013年底新上市的《毕业歌》则以其父亲早年的经历为原型,讲述了父辈们的青春、革命和爱情故事。

 一 、严歌苓首次尝试“谍战题材”。

      严歌苓的文学作品多数以20世纪的中国历史为背景,《第九个寡妇》《小姨多鹤》《一个女人的史诗》《陆犯焉识》莫不如此。新作《毕业歌》的故事也发生20世纪的上海,在新作中,严歌苓首次上市了“谍战”题材。

      上个世纪30年代末,日军铁蹄在中国疯狂扩张,昔日冒险家的乐园——上海也难逃噩运,纸醉金迷的光环下难掩人心惶惶。

      王沐天,一个出生于富家的少年,仇恨着乱世,仇恨着姐姐的小资,母亲的市侩,更仇恨着自己的无作为。一个突然出现于他生命中的女人改变了这一切——留洋女孩桑霞回到上海,以探访姑母的名义住在了王沐天家。桑霞身上充满了与那个时代上海女孩子截然不同的鲜艳的开朗和神秘,她所带来的新鲜的生命力在王沐天的世界中点燃了一把新奇的火焰,并在桑霞的感召下加入共产党,在血与火的洗礼中迅速成长。

      为保护侄子王沐天的安危,银行家三伯伯也介入其中,一方面警惕着对方,一方面向对方提供着情报,和共产党形成亦敌亦友的关系。

      为重建中央飞机制造厂,留美归来的航天学博士洪望楠回到上海,在中统特务、日本间谍、上海青帮之间游刃有余的他,却对桑霞一见钟情……

       虽说《毕业歌》是一个抗战时期的谍战故事,但其中的情感故事也独具特色,不同于以往那种“为爱受苦,为情痴迷,又为现实所虐”的模式。“毕业歌”不仅点燃了几个年轻人的革命热情,更点燃了他们敢爱敢恨的青春激情,他们跨越了理想与现实中的各种约束,演绎了一段独具青春印记的激情岁月。作为拥有最多用户、最受青年读者喜爱的手机阅读平台——中国移动手机阅读本次选择发布此书,相信也是基于此书的诸多看点和内容为青春题材的这一特性,可谓有的放矢、精中选优。

 二、沿用自我暴露式写法, 以父亲的经历为原型。

       对于《陆犯焉识》的主人公陆焉识,严歌苓称,他寄寓了对祖父那一代知识分子精神境遇的探寻,也间接表达了对知识分子身上的坚韧与理想的仰望。对于《毕业歌》中的王沐天,严歌苓讲的并不多,只是说以父亲早年的经历为原型,只是将故事的时间由抗日战争后期提前到了抗战前期。或许,我们可以从严歌苓的家庭背景和成长环境中探寻到些什么。

      严歌苓,1957年生于上海,长于四川,在北京也生活过。她13岁参军,在成都军区当舞蹈演员。她步入文学殿堂,和家庭的熏陶有很大关系。她的祖父是留美博士,曾执教于厦门大学,所以,严歌苓的很多作品中都有一个留美博士的影子,比如《一个女人的史诗》中的欧阳萸的父亲,《陆犯焉识》的主人公陆焉识,还有新作《毕业歌》中的洪望楠。

      严歌苓的父亲萧马,原名严敦勋,早年学习土木工程专业,擅长绘画和建筑设计,参加革命后却从文了,后来在安徽文联工作过很长时间,是一位颇有成就的作家。著名作家刘恒在谈自己喜欢的当代作品时说:“1969年文革时,学校图书馆被抄,偶然读到安徽作家萧马的《哨音》,其中有一篇《一片蔚蓝》,写志愿军与当地朝鲜百姓的关系,给我留下深刻记忆。”    

     影视作品《铁梨花》让更多的人知道了严歌苓的父亲。《铁梨花》是萧马30多年前的作品,当时萧马希望为当演员的妻子(电影演员俞平,也是严歌苓的继母)写一个符合年龄和外形的角色,于是有了故事中集大善和大恶于一身的传奇女子“铁梨花”。遗憾的是,因为种种原因,这个故事除了发表在一家电影杂志外,就只深深留在了严歌苓的心里。后来,机缘巧合,严歌苓操刀改编了父亲的作品,又被拍成了电视剧。 

三、华谊兄弟重资投拍,与张艺谋执导电影《归来》同期上市,再掀严歌苓作品热潮。

      严歌苓身兼好莱坞编剧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和奥斯卡最佳编剧奖评委,她的文学作品向来受到影视导演影视公司的推崇。严歌苓的“从影”之路起点非常高,第一部作品就是李安执导的《小女小渔》),后来是陈冲执导的《天浴》,陈冲还凭借此片拿下了金马奖的5项大奖、再后来是陈凯歌的《梅兰芳》、张艺谋《金陵十三衩》,等等。另外,严歌苓的其他作品《一个女人的史诗》《第九个寡妇》《小姨多鹤》也先后被搬上荧屏。

     《金陵十三衩》之后,张艺谋又签下来严歌苓长篇小说《陆犯焉识》的电影改编权,改名为《归来》,讲述了一个男人回家的故事,也是另外一个男人(张艺谋自己)的王者归来。

      如果说是《陆犯焉识》的“回归感”打动了张艺谋,那么《毕业歌》的“青春气息”也吸引了国内一线影视公司华谊兄弟的投资。凑巧的是,张艺谋的电影回归之作《归来》和华谊兄弟重资投拍的电视剧《毕业歌》都将于2014年上市,让中国的影视观众过足“眼瘾”的同时,也必将掀起严歌苓作品的又一次阅读热潮。(移动用户编辑短信“搜毕业歌”发送到10658080或手机登陆http://wap.cmread.com/iread/m/D00006I3,手机即可随时随地阅读《毕业歌》)

© 环球网版权所有